当前位置:永州信商务咨询有限公司社会杂技学校4名孩子出走原因 项雪华个人资料介绍
杂技学校4名孩子出走原因 项雪华个人资料介绍
2023-01-26

“大家若是看到这4个小朋友,请报警,也可以与我本人打电话联系。急!急!急!”5月3日,这份寻人启事出现在很多成都人的朋友圈,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经过多方证实确有此事,发出这份寻人启事的是这四名孩子的经纪人曹先生,4月22日4个孩子从河北到成都演出,5月1日深夜,4个孩子突然离开,至今没有下落,发布寻人启事的同时,曹先生也报了警,目前寻人工作仍在进行中。

“4月22日来的成都,5月1日就出了这个事情(失联),一点征兆都没有,也没有过争吵,现在最新的线索是天网查到5月2日下午4点左右,他们在成都桂溪派出所辖区出现过,现在我们的人也过去找了。”曹先生着急地告诉记者,他是第一个发现孩子不见的人,随后便报了警,接着便是到处贴寻人启事,目前学校和家长也都在找这4个孩子。

“我是跟学校签订的合同,才跟这几个孩子接触了几天,也没有家长的联系方式。”曹先生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他开了一家演出公司,临近五一假期有多场演出,他与河北吴桥综艺杂技马戏武术舞蹈培训中心负责人高先生签订演出合同,高先生带来4个小学员进行演出。他们分别是11岁的张宇豪、12岁的项雪祥、14岁的陈鑫以及15岁的项雪华,其中项雪祥与项雪华为亲兄弟。“也就演出了一两场,后面的演出还没开始。”

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了解到,失联的4个孩子均为贵州省大方县人,在该培训中心学习杂技,4月22日从河北吴桥来到成都,住在成都成华区民兴西苑小区。学校负责人高先生向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透露,该小区视频显示,5月1日晚上11点左右,四个孩子从小区自行离开,5月2日早上七点左右曹先生发现小孩走失随后报警。视频监控发现,5月2日早上7点左右,其中两个孩子张宇豪和项雪祥在科华路地铁口吃着东西走路;5月2日凌晨陈鑫与项雪华出现在龙潭立交附近;5月2日下午4点左右,在桂溪派出所辖区内,再次发现几个孩子的踪影,目前大家已经过去寻找。

该培训中心负责人高先生告诉山东商报·速豹新闻网记者,这是4个孩子第一次离开河北外出演出,但在演出前,他们都做好了相关安全工作,包括强制要求孩子们背下他的手机号,孩子们也都记得家长的电话。

“直到目前,我们仍未接到孩子们的来电。他们一点跑的征兆都没有,之前学校的小孩出去玩最多一天就回来了,没有这种几天不回来的现象。”

高先生介绍,他所负责的是河北吴桥县职业教育中心的一个杂技专业,目前有400多人,该专业在全国招生,生源主要来自贵州、云南、河南。“我们执行的是国家文化扶贫政策,招收学习不好或是确实无人看管的小孩学习杂技,都是免费入学,不要家长一分钱,只要家长把孩子交给我们,一切的吃穿住行我们全包,费用上国家补贴一部分,很多团体再资助一部分。”据高先生解释,学校和家长签了正式合同,保证孩子毕业后有工作,承诺第一年的工资5万元。

走失的这四个孩子均就读于同一学校,同一专业,于去年7月~9月分批次入学,为师兄弟关系,项雪华与项雪祥还是亲兄弟。此前在学校,他们从未出现过出走的情况。

这四名孩子走失后,孩子的家长也从老家贵州赶到成都,大家一直在竭力寻找,包括寻求当地的公益组织、在孩子有可能出现的地方发寻人启事等,目前帮忙寻找的人数已达百余人,但都没有更进一步的消息。“我们希望警方能扩大天网排查范围,尽快找到孩子们。”高先生告诉记者。

据封面新闻报道,5月3日,孩子的家长才知道孩子失踪的消息,因此对学校提出质疑,为什么没有在第一时间将此事告知他们,他们甚至都不知道孩子来到了四川。因为孩子在去学校前签署了免费入学协议,五年时间内不能退学,否则需要付10万违约金,并且孩子曾哭着在学校给家长打电话,家长多次感到孩子不对劲儿,可孩子只说没事,说“我挺得过来” 。

成都市二仙桥派出所回应不方便透露进展,目前仍在寻找中。